但经济成长面临的国际情景和国内条件都在发生深刻而繁杂的变化”“我们既要保持战略定力

发表日期:2019-08-2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秩名

  坚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经济转型和体制转换是一个繁杂的适应性进化过程,具有长期内生演化的特性,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改造必须斟酌体制的初始条件,而初始条件又受经济、政治、社会、法律乃至文化等长期因素影响,短期内难以发生突变。中国坚持走自己的道路,在改造方式选择上,没有采取当时国际上有人主张的、起初被多国理论证明为失败的所谓“休克疗法”,而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前提下,通过不断引入市场机制,逐步增强市场配置资源的成效,直到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种渐进式改造,在引入市场机制时保持了原有经济系统的安稳运行,用改造红利消化前期改造老本,以改造早期劳绩积蓄后期改造力量,升高了改造对经济社会的冲击,并在改造进程中逐步增强市场力量,迫近市场化改造目标,将改造带来的利益关系调整控制在社会和公众可承受的范围内。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改造方式实现了经济转型和体制转换的“动态最优”。

  今年1月21日,习近平同志在省部级主要引导干部坚持底线思想着力戒备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当前我国经济形势总体是好的,但经济成长面临的国际情景和国内条件都在发生深刻而繁杂的变化”“我们既要保持战略定力,推动我国经济成长沿着正确倾向前进;又要增强忧患意识,未雨绸缪,精准研判、妥善应对经济领域可能出现的重大风险”。当前,我国经济风险总体可控,但戒备化解风险还面临诸多挑衅。我们要保持战略定力,既不盲目悲观,又不规避矛盾,坚持稳中求进事情总基调,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短期与中长期、促进成长与管理风险、重点戒备与系统扶植等方面的关系,守住不发生体系性风险的底线。以习近平新期间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思惟为指导,深化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以及中间经济事情会议精神,我们就能在新期间新出发点上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成长,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宏大复兴的中国梦奠定更加坚实的物质根基。

  成长是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根基和关键,也是有效戒备和化解经济危机的根基和关键。改造开放40多年来,我们始终坚持以经济扶植为中心,不断解放和成长社会临盆力,我国国内临盆总值由1978年的3679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超过90万亿元,年均实际增长9.4%,远高于同期世界经济2.9%左右的年均增速。我国国内临盆总值占世界临盆总值的比重由改造开放之初的1.8%上升到2018年的约16%,对世界经济增长进献率连续多年超过30%。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建成世界最完备的产业系统,制造业规模居世界第一,主要工业品产量稳居世界前列。人民生涯分明改善,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8年的171元增加到2018年的2.8万元,中等收入群体间断扩大。从1978年到2018年,我国穷苦人口累计缩小7.5亿人,穷苦发生率降落95.8个百分点。能够或许说,正是坚持以经济扶植为中心不动摇,坚持成长是硬事理,保持经济间断安康成长,我国才得到如此伟大的成长成就,并为有效应对各种风险和挑衅、保持社会和谐稳定奠定了坚实的经济根基。

  过去40多年,在经济成长进程中,我国遇到过各种风险和挑衅,如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上半期的经济过热,亚洲金融危机后的国内有效需求不足和通货紧缩压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以及产能过剩、杠杆率高企和重大经济布局性失衡等。面对繁杂严峻的风险和挑衅,假如文过饰非或束手无策,就会使矛盾和风险不断累积,最终酿成危机;假如病急乱投医,就可能造成混乱,甚至加快危机的爆发,打断失常的成长进程。我们始终坚持以改造化解风险和挑衅,强化危机意识,凝聚改造共识,加快改造进程;以“明知山有虎,方向虎山行”的勇气,敢于触碰错综繁杂的利益关系;坚持问题导向谋划改造,聚焦主要矛盾推进改造。因而,在和危机的赛跑中,改造总能当先一步,为经济间断安康成长开辟道路。

  坚持以改造化解风险和挑衅